-现代钱币收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现代钱币收藏网 收藏 银元收藏 查看内容

施新彪:老一辈钱币专家的鉴定研究成果应予尊重_臆造仿造银币大全(下)

2019-3-4 07:48| 发布者: 人民币收藏| 查看: 213| 评论: 0

摘要: (四)平玉麟和李仲清的部分伪作出品(1)平玉麟部分早期伪作1、丁未光绪双龙一两银币 (臆造)2、广东光绪龙马图一两型银币 (臆造)3、甘肃光绪双龙一两银币 (臆造)4、甘肃光绪龙马图一两银币 (臆造)5、大清台 ...

(四)平玉麟和李仲清的部分伪作出品

(1)平玉麟部分早期伪作

1、丁未光绪双龙一两银币 (臆造)

2、广东光绪龙马图一两型银币 (臆造)

3、甘肃光绪双龙一两银币 (臆造)

4、甘肃光绪龙马图一两银币 (臆造)

5、大清台湾军饷龙马图一两银币 (臆造)

6、大清台湾军饷龙马图一两银币 (臆造)

7、列宁像闽浙赣苏维埃一元银币 (臆造)

8、列宁像工农银行一元银币 (臆造)

9、闽浙赣粉碎五次反围剿一元银币 (臆造)

10、漳州军饷“成功”银饼 (仿造)

11、漳州军饷“曾”字银饼 (仿造)

(2)李仲清独立出品的部分伪作

1、台湾寿星银饼一元 (臆造)

2、台湾寿星银饼半元 (臆造)

3、台湾民主国一两银币 (臆造)

4、咸丰六年王永盛万全造上海银饼五钱 (臆造)

5、阜南官局省平五钱银饼 (仿造)

关于平玉麟与李仲清的机铸币伪作,以前在“老一辈钱币专家的鉴定研究成果应予尊重”一文中已略有叙及,不过该文着重介绍的是他们部分的仿造币,早期臆造币的情况没有谈到,这里再做些补充介绍。

平玉麟是旧上海著名的钱币经营商,他主要经营、研究的是中国机铸币,是中国机铸币研究与经营的先驱者之一。上世纪二十年代,平玉麟就涉足中国机铸币集藏与经营,这是国人中国机铸币集藏的方兴之时。时至上世纪三十年代前后,平玉麟开始进行机铸币造假活动,他委托银楼职员李仲清刻制钢模并制作成品,而后由他自己销售。抗战以后,由于藏家纷纷来到上海租界内避难,也由于机铸币造假在北京处境不利,骤然衰落,市场供货缺口给上海的平玉麟等人提供了机会。所以这一时期,平玉麟的伪作出品,品种和数量双双剧增,从而使上海迅速取代了北京机铸币造假中心的地位。不过,这个阶段,还不是平玉麟造假的巅峰时期,当时的伪作全部都是臆造币,销售对象主要还是外国人,做工不精,要价不高。而平玉麟机铸币伪作的技艺精湛之品,均在于他的仿造币,那是在1940年之后的事了。

上世纪三十年代间,随着众多中国本土收藏家的相继加入中国机铸币集藏,不仅使这个门类的收藏渐入佳境,同时也让相关研究水平渐趋提高。中国机铸币中的一些稀少品日益被甄别出来。1935年,王守谦出版了关于机铸币专著《中国稀见币参考书》。1939年,蒋仲川继而出版了《中国金银镍币图说》一书,尽管其中有一些臆造伪品混入,但毕竟是以真品为绝对主流,从而给藏界以较为系统的专业指导。市场上,稀见币的价格逐渐体现出其应有的身价,而那些荒诞不经的臆造币,却日益受到藏界的怀疑,逐渐失宠。在这种情形下,一些从事机铸币造伪者,相继把伪作重点转移到对稀见真品的仿造上,销售对象也转换为以国人藏家为主。

(图注)平玉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印发的征集传单

由于平玉麟专注于中国机铸币的研究、经营,不涉其它门类;同时也由于中国机铸币在早期市况较冷,所以从事虽十余年,但他一直没有开店。他的经营方式主要是临时设摊,购销联系点则设在位于其上海法租界贝勒路(今黄陂南路)596号的家中。1940年,中国机铸币集藏骤然升温,这给有了一定资金与造假技艺积累的平玉麟提供了机会,与时俱进,他决定对其造假手段与项目进行升级。不仅购来造币厂报废处理的专业造币机器,还把一些只闻其名,难见其物的极珍品设为主要造伪项目。说到平玉麟仿造伪品阶段,免不了要牵涉到著名钱币专家杨成麒。

杨成麒的父亲是一名古玩商,在上海广东路古玩市场中设有店面。受家业熏陶,杨成麒自小对古董文玩兴趣浓厚。1931年,年方15的他,借到一部古钱典籍《古钱汇》,潜心品读,深为中国古代钱币文化的璀璨斑斓所吸引,曾一度达到手不释卷,茶饭不思的痴迷境地。不久,又师从上海钱币大藏家张季量,幸获钱学大家的学识教诲。名师指导及自身努力,使杨成麒泉识进步神速。数年以后,开始从事古钱币的买卖经营,并凭借优秀的见识能力,很快得到藏界认可,与国内同行与藏家建立广泛联系。1940年,由罗伯昭、郑家相、王荫嘉等泉界巨臂在上海发起建立著名的“中国泉币学社”,这是一个代表当时钱藏界最高层次的组织,年仅24岁的杨成麒,与众多泉坛名宿为伍,成为首批会员。这从侧面反映了年轻有为的杨成麒在钱币藏界的出色地位。

杨成麒在藏界的不凡表现,尤其是他与国内高端藏家深广的交往,这让希望拓展机铸币仿造伪品销路的平玉麟看到了利用价值。经平玉麟多次提议,杨成麒同意了合作开店的主张。在与“中国泉币学社”成立的同年,杨成麒和平玉麟,在上海广东路226号的古玩市场内,合作开办了一家名为“麒麟泉币社”的古玩店。其实,平玉麟在前十几年中国机铸币经营中,各种臆造币的制假售假,只占生意中的一小部分,其经营主体还是银铜元的真品买卖。所以,“麒麟泉币社”创建之初,也是以正当的经营为主,各施所长,杨成麒侧重于古钱经营,平玉麟侧重于机铸币经营。间或制售些机铸币仿品,有些是通过杨成麒直接向藏家兜售。然而不料,合作开店不久,中国的收藏家对中国机铸币收藏热情骤然升温,使得中国机铸币市场售价扶摇直上。这时,平玉麟被暴利诱惑迷了心智,沉湎于珍稀银铜币的大量仿造,而无心照顾正当生意,致使杨成麒与他产生意见分歧。杨成麒认为造假毕竟不是正当营生,没有长期前途。而且,伪品级别越高,售价越贵,坑人也就越深。这更使杨成麒心生内疚,愧对于人。于是,在与平玉麟争论无果的情况下,杨成麒便决意分道扬镳。合作未满两年,麒麟泉币社变为杨成麒独资经营。分手后的平玉麟,则怀着更高的热情投入造假活动,还精益求精地暗通造币厂进行伪品制作。从而使伪作技艺日臻精湛。对于平玉麟后续造伪情况,杨成麒不断利用自己与一些有关人员的旧关系,进行持续跟踪打探,并在藏家中不断予以透露和警示,此可谓是将功补过。所以,藏家们对杨成麒不计前嫌,继续保持良好的关系,并对其优异的专业能力给以充分肯定。而执迷不悟的平玉麟,随着真相渐被揭露,则日益受藏家们排斥,最终在圈内无立锥之地。

与平玉麟机铸币伪品制作关系最密切者是李仲清。他早年就业于福建造币厂,从事钢模雕制工作。民国初年离职来上海,受雇于上海天潼路上的一家银楼。平玉麟的机铸币造伪,李仲清是自始至终的密切合作者。平玉麟不具造币技术手艺,所以在具体制作上从不亲自动手,他只是做项目提出和图案构想工作。伪品具体制作,除少部分在南京造币厂内完成外,大多数是由李仲清包干。

李仲清除了接受平玉麟伪品制作任务外,觊觎这份勾当有利可图,自己也独立地制作过一些伪品。不过,由于缺乏历史钱币的专业知识,其中大多数伪品程度不高。唯有例外的是成系列湖南银饼,曾迷惑了藏界很久,有些至今还被藏界误为真品。(关于李仲清湖南银饼伪品系列的介绍,由于所需篇幅较大,故予另行专文介绍)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随着机铸币集藏热兴起,杨成麒也开始注重机铸币的经营,这就免不了要在真伪研究上下功夫。由于中国近代铸币铸造发行纷杂混乱的历史限制,对于中国近代机铸币的辨伪确定,探询与查实伪品的出处,这是更为切实的定伪依据。杨成麒在这方面也做了不少工作,其中平玉麟的伪作确认,大多来自杨成麒的查证所得。而杨成麒的依据来源,除一部分是与平玉麟合作期间的知情外,大部分则是来自李仲清的告知。李仲清与杨成麒私交良好,曾经陆续将部分平玉麟及自己造伪品种向杨成麒透露。不过基于生意利益,将相关情况和盘托出,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事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国家实行公有制改造政策,私营工商业转为国营。由于谋生手段和身份的改变,钱币经营业的从事者,纷纷将自己所知、所为的造假情况讲述出来。就机铸币藏界而言,因获得了大量的定伪切实证据,而使混迹于收藏界的机铸币伪品得到了一次大清洗。

(五)唐谨成的部分伪作出品

1、道光皇帝像一元型大婚纪念银币 (臆造)

此为仿王希贤同类币之作,惟较之工艺更精细。

2、孝全皇后像一元型大婚纪念银币 (臆造)

此为仿王希贤同类币之作,惟较之工艺更精细。

3、台南官局一两银饼 (臆造)

4、台湾寿星银饼背双龙 (臆造)

5、台湾寿星银饼 (仿造)

6、袁世凯像洪宪纪元一元型银币 (臆造)

7、张勋复辟纪念一元型银币 (臆造)

此为仿天津谢耀东同类币之作,惟图文稍异,片型略小。

8、民国二十五年船洋俯月三蝠一元银币 (臆造)

此系以普通二十三年船洋真币加焊改制。

唐谨成是一名银匠,从事金银首饰及器皿的加工制作。在旧上海南市老北门开有一家规模较小的银楼。作为原材料来源之一,他也在民间收购废旧金银器,间或有些算得上古玩的好东西,他会到古玩市场上转卖掉,所以与一些古玩商常有来往。其中混得熟的,就直呼他的外号“阿唐”。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唐谨成经营状况变坏。但他看到在租界内古玩市场中,金银币的买卖却日见红火,于是就动起了伪仿制作的歪脑筋,制作了一些金银币伪作。他的作品,有些是对别人臆造伪品的仿制,有些是在普通银币上进行挖补改制。因他的工匠手艺尚佳,故大部分出品比较精美。在销售方面,他主要是通过寄卖方式在多家古玩店进行分销。马定祥在广东路古玩市场开店时也代销过唐谨成的伪作出品。

1938年,22岁的马定祥离开家乡杭州,来到上海谋发展。不久,通过戴葆庭的帮助安排,在广东路古玩市场内开了一家钱币店,从此开始了他钱币经营的职业生涯。在这家小店里,马定祥不仅结识了很多大藏家顾客,同时也结交了一些生意合作伙伴,唐谨成便是其中之一。

马定祥开店不久,寻求产品销路的唐谨成便与马定祥建立了代销关系。由于早期大家还弄不清楚这东西的真假,而且要价也不高,所以销售情况不错。然而,唐谨成毕竟不是钱币专家,他的出品,缺乏钱币专业知识含量,品种少,但同模复品数量不少。一个人,老是拿来相同品种的东西,这一点引起了素来重视研究思考的马定祥怀疑,怀疑他制假买假。所以为时未满一年,马定祥就婉拒了唐谨成的寄卖。

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马定祥开始注重机铸币辨伪的系统研究。为使定伪依据确凿无疑,他致力伪品出处的查证及相关信息的收集工作。为此,他走访了多年未有联系的唐谨成。通过面谈,证实了他多年前的疑问。据马老后来回忆,唐谨成约在1941年左右停止了他的造假活动,因为1940年始,随着藏界收藏、研究水平快速提高,低端的臆造币,日益遭受藏界的怀疑,逐渐受到市场冷落。而无力对自己造伪做技术提升的唐谨成,只得停手作罢。由于已是陈年旧事,无关于现实利益,所以面对马定祥的询问,唐谨成便坦然地让自己的作品如数“认祖归宗”。

三、附录——王元芳关于臆造币等情况的回忆录

王元芳是王希贤的长子,生于1932年。受家传熏陶,他也是一个很有钱币专业学问的人。1949年,王希贤病逝,王元芳接掌祖业“义启斋”经营。但两年后,因国家建设用地需要,位于北京东安市场的店址被征用,房屋被拆,王元芳便从此告别古玩经营业,转而迷上京戏表演。先后拜多位艺坛名家为师,其中主要师从著名京剧艺术家马连良,是马连良的关门弟子。但京剧艺界,成功立业者诚非易事。于是默默无闻,耗尽家产。

上世纪80年代,马定祥在文革后与王元芳恢复联系,得知他经济拮据,就常常给些接济。与此同时,还反复劝导他重拾祖业,研究钱学,并提议王元芳改名“王圆方”,暗合钱币之缘,以此作为回归泉界的宣示。在马老的眼里,王元芳不仅是钱学将门之子,而且还是钱学将相之才。马老的殷切之情,焐热了王元芳意冷之心,不仅采纳了马定祥的改名之议,还在马定祥的鼓励下,做起了钱币研究的事情,陆续写了多篇富有研究价值的文章。但时运不济,因为文章题材多为泉界旧事的记叙,不符合当时“新钱币学”的口味,所以文章都没能发表。于是,王元芳回归泉界的热情冲动,经不住挫折的压制,重归心灰意冷,再次淡出钱藏圈。

王元芳在三十多年前写的手稿,多有复印一份寄给马定祥。马老在稿件旁也多有批注文字。其中,有一篇略有记叙其祖上制作臆造币(他称作“创造币”)的内容。因与本文有关系,故附影印件于下。另外,马定祥在三十多年前写有数页关于王家的随记,我也一并附上,以资增广见闻。

王元芳先生写于1982年的文章手稿

马定祥先生在阅读王元芳先生多篇文稿后手写的回忆随记

施新彪教授,著名钱币收藏家、钱币专家。曾师从马定祥、杨成麒,上海博物馆资深研究员。

施新彪老师(中)、马传德老师(右)、浙博马定祥中国钱币研究中心负责人魏祝挺(左)

图文由作者提供

特别鸣谢首席收藏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号观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由人民币收藏网提供www.aa9b.cn,您可以按ctrl+D添加到收藏夹,方便下次查询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底部导航
第一版人民币 第二版人民币 第三版人民币 错版人民币 清朝钱币 明朝钱币 元代钱币 金代钱币
第四版人民币 第五版人民币 错币交易平台 金银币收藏 钱币商城 西夏钱币 辽代钱币 南宋钱币
五代十国钱币 秦朝先秦钱币 错币成交价格 纪念币收藏 北宋钱币 唐朝钱币 隋朝钱币 汉朝钱币

手机版|小黑屋|现代钱币收藏网 ( 冀ICP备09041150号 )

GMT+8, 2019-8-21 03: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