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钱币收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现代钱币收藏网 收藏 银元收藏 查看内容

施新彪:老一辈钱币专家的鉴定研究成果应予尊重_臆造仿造银币大全(上)

2019-3-4 07:42| 发布者: 人民币收藏| 查看: 103| 评论: 0

摘要: 马定祥先生与杨成麒先生合影资料《马定祥百年诞辰纪念集》浙江省博物馆主编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老一辈钱币专家的鉴定研究成果应予尊重施新彪在钱币研究与收藏圈,我经常重复说着这样一句话:对于早年传世钱币的真 ...

马定祥先生与杨成麒先生合影资料

《马定祥百年诞辰纪念集》浙江省博物馆主编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老一辈钱币专家的鉴定研究成果应予尊重

施新彪

在钱币研究与收藏圈,我经常重复说着这样一句话:对于早年传世钱币的真伪鉴定,如果没有切实可靠地依据,后世的人们,不要轻易地去质疑、甚至否定老一辈钱学专家的研究成果。因为老一辈的钱币专家,无论是广泛阅历而造就的丰富经验,还是身处同期的资讯优势,以及时代风气和个人涵养所规范的严谨作风,都是现在的我们难以想象和无法企及的。他们作出的认定,理当更具可信性和权威性,应予尊重。而事实上,老一辈的钱币专家对伪品的鉴定,除了靠实践经验与理论逻辑的推断外,很大一部分是靠切实依据的掌握来作最终判定的。

所谓切实依据,是指对伪品源出情况的掌握。关于这方面,在我从师马定祥、杨成麒两位前辈学习期间,听到过不少事例。归结起来,其来源可分为内情外露和自白真相两大方面。

与现在一样,旧时的造假者,在造伪过程中,大凡都需多人合作,其中有合伙人、伙计、承接加工者等等,这样,秘密保守难以周全,内情外泄常有发生。比如,机铸币造假大王平玉麟的高端技艺伪品被揭穿,主要是曾经的合作者杨成麒先生以直接和间接的内情掌握来实现的。四川成都谭子筠和天津币商解耀东的造伪状况及其出品,则分别是杨成麒和马定祥通过当地友人去探明实情的,这也是内情外泄的一种方式。

时至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实行公有制改造政策,古玩店或歇业或被兼并为国营,而大多数的古玩商(包括钱币商),或从业于国营文物商店,或被招入当地的文管会和博物馆,成为专家、学者。时值此际,由于谋生手段和身份的改变,他们纷纷将自己所知、所为的造假情况讲述出来。就机铸币藏界而言,因获得了大量的定伪切实证据,而使混迹于收藏界的机铸币伪品得到了一次大清洗。其中,自白真相者,可谓是将功补过了。至少为民族历史文化遗产纯洁性起到了积极作用,尽管是以悔过自新的方式来取得的。在这方面,一些造伪技艺精湛者,其意义尤为重要。因为某些伪品,在所为者自白真相之前,是被人当作珍品来看待的。

文物鉴定是一桩十分严肃事情,严谨的论证,扎实的依据,是得出结论前的必要程序。对神圣的历史文化怀有敬畏之心,对人们财产权抱有尊重之情,这是从事鉴定者必须具有的道德修养。自欺欺人的虚假,信口开河的轻率,都是缺乏专业精神的表现。

严谨与负责,是文物鉴定家应有职业素质。这方面,马定祥和杨成麒两位前辈堪称楷模。出于对历史钱币的痴迷与珍爱的真心,他们长期坚守着严谨的治学作风。对于一些币,从经验直觉上看上去不舒服,但不舒服的感觉总是先放在心里,而不是挂在嘴上,更不会作为鉴定的理由与依据。在有疑问后,除了凭经验进行多方位的综合思辨论证外,更会想方设法、不辞辛劳地去寻找事实依据来加以佐证,以期把自己的鉴定结论做得有理有据,问心无愧。所以他们常说,个人感觉不良,只能作为疑点,作为辨伪鉴定的开始,而不能成为终结,成为最终的定伪依据。没有扎实的理由和切实依据,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怎能使别人信服。

广泛的阅历和严谨的作风,不仅成就了他们超凡的专业功力,而且积累了大量信实的定伪依据,其权威性在业界被普遍认可已由来已久。传世所见的大多数伪品,马定祥和杨成麒两位钱币大师,甚至可以说清楚其出自何地何人之手。

最近,我在整理以前的笔记资料时,发现其中有些东西至今还具有现实意义,我选了一些把它们发表出来,以供泉友参考。

上海平玉麟的伪品

吉林辛丑背英文线框五角银币(臆造)

北洋一两银币(仿造)

吉字五钱银币(仿造)

福建官局一元银币(仿造)

陕西五角银币(仿造)

陕西一元银币(仿造)

浙江楷书一元银币(仿造)

云南春季一元银币(仿造)

1940年,杨成麒与平玉麟在旧上海广东路古玩市场内,合作开办了一家名为“麒麟泉币社”的古玩店,杨成麒侧重于古钱经营,平玉麟侧重于机铸币经营。平玉麟在当时也是一个较有实力的钱币商,主要经营机铸币。

在与杨成麒合作的数年以前,平玉麟已在钱币真品的正常买卖外,开始做些机铸币伪品,主要委托银楼加工制作,多属臆造币,技艺低下,要价不高,当作工艺品卖给外国人。然在合作开店的当年,中国的收藏家对中国机铸币收藏热情骤然升温,一些大收藏家纷纷加入银铜元收藏队伍,这使得中国机铸币市场售价扶摇直上。

这时,平玉麟经不住暴利诱惑,专注于珍稀银铜币的仿造,一方面购入南京造币厂报废的造币机器,聘请曾在福建造币厂任职的雕模师制作钢模,自行造假;另一方面还与南京造币厂的职员相串通,利用造币厂内的设备与技术合作造假。由于平玉麟过于沉湎与造假活动,无心照顾正常生意,从而与杨成麒产生意见分歧。杨成麒认为造假毕竟不是正当营生,没有长期前途。而且,伪品级别越高,售价越贵,坑人越深,加害的都是些亦客亦友的主顾,良心上自责难熬。所以,合作未满两年,杨成麒便与平玉麟分道扬镳,独自经营麒麟泉币社。

以后,杨成麒不断利用自己与一些有关人员的旧关系,持续打探平玉麟造伪情报,并在藏家中予以透露和警示。有不少技艺精湛的伪品,如果不是杨成麒仗义揭露,其危害将会更加深重。所以马定祥曾经评论说:“老杨将功补过,功大于过。”这里顺便展开谈一下平玉麟的臆造币“吉林辛丑背英文线框五角”银币。此币设计参照吉林辛丑铜元,特点是背面英文有线框装饰,故名。吉林银币中没有这种设计,故谓之臆造。因有铜元的设计出典,又因系臆造,没有真品银币可参照鉴别,更因造伪技艺程度较高,所以具有迷惑性。如果不知内情,人们难免为其所骗。甚至如今,藏界仍有不知情者将其奉为珍藏,辑入钱谱。

天津解耀东的伪品

张作霖像双旗一元银币(臆造)

江西九星一元银币(臆造)

山西官炉足文一两银币(臆造)

吴佩孚像双旗一元银币(臆造)

张勋复辟一元银币(臆造)

孙中山像开国十文铜元(臆造)

黎元洪像开国十文铜元(臆造)

袁世凯像共和十文铜元(仿造)

袁世凯像嘉禾二十文铜元(臆造)

袁世凯像飞龙二十文铜元(臆造)

湖南洪宪嘉禾二十文铜元(臆造)

1942年间,上海市场上出现了一枚奇特的人像银币被藏家当作珍品购入,此币正面铸一身着中装的人像,背面铸双旗图案及纪年、纪值文字。当人们正在热衷于争论正面人像究竟为谁时,马定祥感觉此币有伪作的嫌疑。认为这种题材的铸币应该是中央一级的造币厂的出品,但此币文字呆板,图像乏神,与其他相近时期的人像币相比,雕模技艺上相差很远。不过,军阀混战时期,这种币出现的可能性还是不能排除的。带着疑问,马定祥便留意查询它们的出处来源。后来,在北京好友骆泽民处得到线索,这类币源头可能在天津。1943年春,马定祥上北京和天津收购钱币时,特意找了一位曾在天津造币厂任职的一个陈姓朋友,让他帮忙打听这类币的情况。因为马定祥认为,从制作情况来看,这类币是正规造币机器的产物,如果它们确实出自天津,那一定与天津造币厂有关。果然,两天后,那位陈姓朋友从以前的工友处探到切实消息,此币系天津币商解耀东所为,币面的人像做的事是张作霖。解耀东的造伪,先是与造币厂内部员工勾结,利用造币厂内机器造假,后又在1940年购入造币厂处理掉的机器,伙同原天津造币厂离职技工一起作伪。以后,马定祥还利用这一消息渠道,了解到一系列解耀东出品的伪品情报,从而给相关伪品的判定找到无可争议的依据。

成都谭子筠的伪品

光绪西藏一两银饼(臆造)

咸丰三年宝藏银币(臆造)

同治二年宝藏银币(臆造)

光绪四年宝藏银币(臆造)

光绪像四川卢比银币一元型(臆造)

慈禧像四川卢比银币一元型(臆造)

达赖像背舍利塔银币(臆造)

迪化二分铜币(臆造)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不久,杨成麒到四川成都收购钱币。一天晚上在在仔细整理白天的收获时,发现其中有一枚“光绪元宝西藏一两”银饼感觉不对,由于耗费不低,所以就在第二天马上去找成都的同行好友肖永泉,想听听他的看法。出于良好私交,肖永泉便私下里向杨成麒透露了有关此币及一些情况:此币系成都币商谭子筠的臆造伪品。谭子筠伪作品的题材大多与藏币有关,他自己没有造币机械,造伪合作者,一为当地银楼,另为成都造币厂内部职员。银楼的制作工艺是手工土模打造,所出伪品除这枚“光绪元宝西藏一两”币外,还有一些西藏薄片银币。与造币厂串通造伪的伪品,系利用造币厂专业造币机器铸造,其出品有一元型光绪像卢比、一元型慈禧像卢比等。由于谭子筠是同地同行的关系,所以肖永泉在透露情况的同时,要求杨成麒不要对外界声张。杨成麒在了解情况后,当天就对这枚“光绪元宝西藏一两”作退货处理,但对此币的真相,长期守口如瓶。直到在上海博物馆整理藏品中,再次遇到一枚同类币时才道出了上述陈年旧事,并据而将其从正式藏品中剔除,归入伪品类的参考品。另外,马定祥在与杨成麒讨论这类币时说,他早就对这此币产生怀疑,其文字呆板,制作别扭,通体散发伪品气息。只是没有切实证据而只能心中存疑,所以在1949年应邀对耿爱德藏品作全面鉴定时,没对耿氏所藏一品作明确判定。

成都肖永泉的伪品

四川卢比光绪右向银币(臆造)

乾隆宝藏飞龙银币(臆造)

藏民通用银币(臆造)

宣统宝藏银币铜样(仿造)

四川当三十铜元(仿造)

小型黔宝银币(仿造)

滇字十元金币银样(仿造)

三三年中华苏维埃一元银币(臆造)

据马定祥先生说,旧时机铸币造假者,较有水平的主要分布在上海、成都、天津、南京四地,其中尤以上海的平玉麟和成都的肖永泉最为出色,都有几可乱真杰作。所不同的是,平玉麟的伪品量很大,有粗有精;肖永泉的伪品量很少,但都技艺精湛,全是成都造币厂内加工制作。而两人伪品杰作的被揭露,多半是杨成麒的功劳。一个曾一度是杨成麒的合作伙伴,一个长期是杨成麒知交朋友,所以杨成麒能较多了解情况。后来到了1956年夏,杨成麒应聘到上海文化局文物仓库工作,成为政府机关的专家干部,便把一些鉴别难度较高的伪品情况及辨伪要点在同行间告知。其中尤其是鲜为人知的成都肖永泉伪品情况,经杨成麒的传达,对藏界意义更大。肖永泉与外界联络不广,所以人们很少了解。直至现在仍有不知情者将其臆造品“四川卢比光绪右向”银币当作珍品收入出版物。所谓臆造,乃无中生有也。凡光绪像右向者,均为臆造伪品。就所见实物而论,仅有肖永泉出品一种,别人没做过。

南京张舜铭的伪品

中山像开国纪念背双旗半元银币(臆造)

孙中山像开国纪念中元银币(臆造)

黎元洪免冠像开国纪念中元银币(臆造)

黎元洪带帽像开国纪念中元银币(臆造)

孙中山遗嘱纪念银章大型(臆造)

十五年孙像嘉禾一元(仿造)

陆荣廷像飞鹰银章一元型(臆造)

萧耀南像寿字银章一元型(臆造)

张舜铭是南京的一个大钱币商,因生意上的往来,与马定祥和杨成麒关系密切。马定祥旧藏著名的“戊申吉字一两银币”,就是在1946年用一两半黄金从张舜铭手上购得。据马老说,张舜铭造假,有古钱,有机铸币。古钱是自己动手,机铸币是委托南京造币厂职员私下做的。南京造币厂的承接者,是他父亲的朋友关系。制作伪品的联系工作,都由他父亲出面,他自己只做项目提出的事情,所以他的机铸币造伪活动一直很隐蔽,长期不为外界所知。好在他的机铸币伪品大多技艺不高,容易识别。不过,其中也有小部分技术出众的,比如“孙中山像开国纪念中元”银币等。估计是他父亲所托的关系,先是厂内技艺蹩脚的工匠,后来因总是卖不出钱,所以又设法找到技术高的人了。

张舜铭虽然与马定祥与杨成麒私交甚密,但他对自己造伪之事一直保密很严,从无透露。所以他的出品,藏界长期不知所出。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通过告知马定祥才为外界了解。当然,这在伪品鉴定上,基本上仅有“认主归宗”的价值。不过,对于“孙中山像开国纪念中元银币”及“黎元洪像开国纪念中元银币”之类而言,如今反而显出价值来了,因为据我所闻,藏界有研究者以自己意念为据,提出此类币应属真品的推想。

最后我想对本文作个总结,还是那句话,对于早年传世至今的钱币,过去的前辈专家,比之我们当代人,在真伪认定上更具权威性。对于不少早年传世钱币的鉴定,如果脱离了当时的时代资讯,便无所适从,人们甚至无法从制作工艺上去鉴别差异,因为真币与假币,可能出于同一个技师和同一台机器。故而,对于老一辈专家们用辛勤与严谨获得的鉴定研究成果,后辈的我们,理所当然地应该报以足够的珍惜与尊重,因为无论在见识功力上,还是在资讯依据上,我们都是望尘莫及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由人民币收藏网提供www.aa9b.cn,您可以按ctrl+D添加到收藏夹,方便下次查询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手机版|小黑屋|现代钱币收藏网 ( 冀ICP备09041150号 )

GMT+8, 2019-5-23 21: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