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钱币收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错版币_错版人民币交易平台
-现代钱币收藏网 收藏 收藏资讯 查看内容

俄罗斯淘玉奇遇

2013-8-16 18:06| 发布者: 人民币收藏| 查看: 704| 评论: 0

摘要:   在鉴定证书里,和田玉只是一个品质的等级。一块和田玉究竟出产自新疆和田,还是出产自昆仑山、俄罗斯、韩国还是加拿大,就要看买玉人的眼光和见识了。  “俄罗斯可是有上等和田玉的。”  “什么?!怎么可能 ...

  在鉴定证书里,和田玉只是一个品质的等级。一块和田玉究竟出产自新疆和田,还是出产自昆仑山、俄罗斯、韩国还是加拿大,就要看买玉人的眼光和见识了。

  “俄罗斯可是有上等和田玉的。”

  “什么?!怎么可能! ”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弄到一块俄罗斯料已经算不错啦。”

  常立沏上一壶茶,慢条斯理地转着茶杯。这时候的他,脑海中正在整理着一个个片段与故事,让杂乱的历程归于流畅。每次常立给我讲述他的见闻时,都会先发这么一小会的呆,我也习惯性地坐在一旁等待下文。

  常立是个典型的北京八零后,他家离潘家园就隔了两条胡同,从小耳濡目染老北京的玩意,喜欢泡在潘家园里和别人盘盘道,聊聊天,时不时往家里搜罗些好玩意。虽然常立自己的事业并不在这方面,但是多年的熏陶,让他对很多收藏界的玩意,有着一双精准的双眼,与一肚子的故事。

  “要说这和田玉,一般人都认为是新疆和田出产的软玉才叫和田玉,实际上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和田玉中,真正新疆和田出产的玉石已经极少了。在国家检验证书里,和田玉只是一个品质鉴定,只能说明它的质地达到了和田玉的级别,但是这个玉石的产地是不是新疆和田,那就不一定了,这其中的价值也是相差千里。”

  常立掰起手指头,向我一一叙述和田玉的产地。“在和田玉的等级里,要说最好的,那必须是新疆和田的籽料,上万年流水冲刷下来的玉石,很多都是羊脂玉级别的,然后是当地的山料,就是山里开采的玉石,因为没有流水冲刷因此不够润、杂质多,这两种玉开采过剩已经几乎绝迹了;其次就属昆仑玉了,这种玉虽然产量大,但是品质不好,难出精品;再次就是俄罗斯玉,数量也不少,而且籽料里上等的不比和田玉差,价值比较高;最次就是韩国玉和加拿大玉等其它地方的玉料,虽然也能达到和田玉的质地,但是那品质,可就差的太远了,你要是按正品和田玉的价格买了韩料回来,就是赔钱货。 ”

  由于国内和田玉的市场价格已经到了一个较高的位置,而且真正的和田玉很多都被人提前收走了,可以说市场上大批的和田玉都是俄罗斯玉和韩国玉。出于投资的考虑,常立与几个朋友研究着打算北上俄罗斯,看看俄罗斯玉的产地源头,如果能买到好的俄罗斯玉也算不虚此行了。

  遍地是倒爷

  俄罗斯玉的品质与和田玉十分接近,尤其是俄罗斯产的白玉,甚至到了雪白的地步。但是这种白色发出的,是一种死白的光,如同玻璃一样,并不像真正的和田玉那样温润,因此行家一看就知道玉的品质和产地。常立一行三人虽然都是玩玉的,但没有一个是真正做倒卖玉石生意的,因此托朋友先在俄罗斯当地搭上了关系,一面以学习的心态去看玉,一面当成了旅游休闲。

  俄罗斯玉的产量很大,以山料为主,主要的玉石产地围绕在贝加尔湖周边,当地最大的城市是伊尔库斯科,是当地主要的工业城市和交通枢纽,而且有北京的直航飞机,不用担心路途问题。在这个城市里,只要是碰到中国人,几乎都和玉石有关系,这里也是俄罗斯玉石贩进中国市场的主要源头之一。

  在伊尔库斯科做玉石生意的中国人,主要来自内蒙古的满洲里,因为他们离中俄边界很近,有多条重要的交通线路,各种交易也最为频繁。这里的倒爷们都是利用俄罗斯解体机会发家致富的,在当地算得上是大财主,尤其是借着前几年中国内地和田玉市场升值契机,他们数十吨地往中国倒卖俄罗斯玉,赚的都是上百倍的利润。

  随意走在当地大街上,就会有蒙古汉子凑到你身边,打开手机或者拿出几张纸,上面是玉石的图片,然后满脸神秘的问你要货吗。俄罗斯是禁止玉石投机买卖的,但是在这座城市中,玉石交易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在这些倒爷上面,是俄罗斯的黑社会和有钱阶层管控的玉石厂。

  当地倒爷手里玉石众多,常立也看过他们的货,与他们仔细聊过,他发现了一个很多趣的事情:虽然这些倒爷往中俄两边倒了好几年的玉石,但是对玉石的品鉴根本没有专业的认知,很多人简单地以为是玉就能卖上价。由于俄罗斯玉产量较大,而且很多玉石原料都是数百上千公斤,因此他们根本不愿去分辨玉石的好坏,直接成吨地买进,然后通过国内的市场销售。

  常立一行三人原本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看看当地人如何买卖俄罗斯玉石原料的,当看到他们按照每公斤数十美元的价格,成吨地往国内进玉石原料,哥三个被惊得目瞪口呆,定下了只买精品,多看少问的策略。

  不懂千万别入行

  只要有人问起投资和田玉怎么样,如何去玩玉,常立往往会告诫对方一句话:“不懂千万别入行,你交不起那学费钱”。在俄罗斯,这句话让常立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在伊尔库斯科,给常立几人做中介的叫徐哥,是当地混的年头比较久的倒爷,因为常立几人十分懂玉,而真正从内地到这里淘玉的人并不多,虽然带着他们看了几家玉石原料都没有成交下来,但是也没什么怨念,常常跟哥几个聊天盘道,学着如何看玉。

  有一次徐哥一大早就来了,说有一个满洲里的老农最近刚收了两块玉,通体雪白的籽料,有四十多公斤,老珍贵了,这是他好不容易打听来的,让常立几个赶紧过去,晚了就没机会了。

  常立一听,好嘛,这要是真的,那可是好几百万人民币的价值,值得看一看,就坐着徐哥的破车往郊区开。这个满洲里老农实际上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伊尔库斯科郊区有着上百亩的菜地,算是比较富裕的。由于去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小伙没有着急让几个人看玉,而是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先招待客人,从言谈举止中就知道,这是一个极其憨厚朴实的农民。

  饭后小伙让众人休息一下,他先去把玉挖出来放到后面屋子,原来他怕这两块玉被人惦记了,将玉石埋在了自家后院。不久小伙说玉弄好了,带他们去后屋看。常立是第一个进屋的,一看桌上放的两块白花花的东西就明白了,这个农民小伙让人给蒙了。

  这哪里是俄罗斯玉籽料,根本就是两块通体雪白的鹅卵石啊!只要有点玉石知识的人就能看出来。常立没说话,因为小伙这么热情地招待他们,他不忍心当面说破,刚转头要跟其他人使眼色的时候,他身后的同伴就进来了,直接嚷出来:“这不就是俩石头嘛,怎么可能是玉啊。 ”

  农民小伙一听这话,原本笑吟吟的脸就撂下来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另外一个人和常立,在得到一致的答案后,这个小伙就呆住了。看着小伙几乎失去焦距的眼睛,谁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后来徐哥觉得大家闷在这里不是办法,好说歹说把小伙拉回了客厅。

  小伙告诉大家,他本身并不懂玉,就知道这个是好东西能值不少钱,后屋的两块玉是他从满洲里一老乡手里买来的,没想到这个老乡竟然骗了他。至于到底花了多少钱,常立几个怎么套话他都没有说,但是不难想象,为这两块石头,他得白辛苦种上好几年的地。

  遇上黑社会

  伊尔库斯科并不是玉石的产地,而是一个重要的转运和倒卖地。徐哥知道常立几人不是那种成吨收料往国内贩的人,只是希望买到精品货,也认识很多出手阔绰的买家。为了能搭上国内的这条线,徐哥又带他们去了布里亚特共和国首府乌兰乌德。这个共和国是真正的俄罗斯玉石主产区,超过80%的俄罗斯玉都是从这里开采出来的。

  徐哥帮忙介绍了两个在当地做生意的东北人,这两个东北人在当地开了一家不小的木材加工厂,实际上是以木材加工为掩护做玉石生意。加工厂的前院摆满了木头,常立几人跟着两个东北人绕来绕去到了隐蔽的后院,这里竟然还有几个俄罗斯大汉守门。

  整个后院库房有将近七吨的俄罗斯玉石原料,这些玉不论品质还是质地,终于让常立三人觉得有看的必要了。但是真正挑起来,能入他们眼的玉石实在是太少了。东北人说,600美元一公斤,要买至少是一吨。最终算下来,常立几人觉得有可买价值的,只有200多公斤。

  虽然最后生意没做成,但是两个东北人挺和气,想交他们几个朋友,就问常立,如果按1000美元一公斤,在这七吨俄罗斯玉石里能挑出多少东西。常立算了算,只报出了100公斤。东北人后来告诉常立,这些玉石都是他们找矿开采出来的,他们出机器,当地俄罗斯黑社会保护他们不出事,并且负责运送,他俩也不懂玉石,至今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大买家呢。

  在布里亚特,出产最好玉石山料的是18号矿,而玉石籽料完全由当地黑社会控制,能流入倒爷手里的很少。在东北人的介绍下,常立三人遇到了当地真正的黑社会,是两个俄罗斯人,因为布里亚特人口主要是蒙古人后裔,当地俄罗斯人都是蒙古人长相的大汉。

  这两个俄罗斯人给常立几人开出了看18号矿的价码:他们带人进山看玉,不管最终是否成交,要先交150万卢布(30万人民币),如果有交易,还得给他们成交额20%的提成,并且再交5%的提成给当地警察作为管理费。常立三人一听,这哪里是做生意,抢劫差不多,于是一口回绝了。这下可算是捅了篓子,对方看他们这么不识抬举,恨恨地威胁他们别想走出乌兰乌德。

  一边是人生地不熟的三个北京小伙,一边是树大根深的俄罗斯黑社会,拇指怎么能够拧得过大腿,常立连忙给徐哥打电话联系。徐哥的朋友够广,当天下午就打电话来说,联系到当地一个警察局的头头,晚上请他吃饭,他会把黑社会那边的人叫上,把事情化解了。

  晚上见到的警察头子,也是一个蒙古血统的俄罗斯大汉,挺着一个足有普通成年人两倍厚的啤酒肚。上午和常立几人见面的黑社会对这个警察头头很是尊重,酒杯一碰事情就算了结了。在警察头子的斡旋下,两个黑社会的人答应免费带他们去看矿场,还能看籽料开采地点。

  由于当地人对玉石根本不感兴趣,买玉石的都是中国人,因此俄罗斯人对玉石的了解比那些倒爷还要空白,这个警察头子对于玉石的鉴别与价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常立几人聊了很久,并且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等回到住所后,常立与两个同伴一合计,八成这个警察就是那两个黑社会的头头,他们想挣自己的钱还是其次,主要是想搭上他们这层关系,学些玉石知识和了解中国的玉石市场。

  坐着坦克进山

  由于俄罗斯玉的主要产地在贝加尔湖周边山区,因此得开车绕着贝加尔湖先去当地小镇巴格达林。在贝加尔湖沿岸的九小时车程,是常立几人感觉最舒服的旅途。左边是茫茫原始森林,右边是波光粼粼的贝加尔湖,如海洋一样宽阔的湖面蓝的要晃花人的双眼。在晴空万里的时候,湖面已经与天空融为一体,自然的壮阔没有因为公路的出现而破坏了美感,反而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卑微。

  巴格达林是进山的最后一站,这里也是进山唯一的通道,凡是要从这里出去的人,都要被当地黑社会彻底搜身,汽车也不例外,即便是弹球一样大小的玉石,都会被他们搜出来,而一旦发现有人敢私自携带玉石,后果不堪设想。

  从巴格达林开始,进山就不能用汽车了,因为山里不仅道路崎岖,而且还有很多泥沼,普通的汽车根本过不去,因此当地人都是开着坦克进山采矿。坦克在俄罗斯民间是可以买卖的,所有的武器系统和炮台都已经被拆走,上部改装成货车的样式。这样的坦克,即使最小型号的,也能装上好几吨的玉石原料。

  当地人卖玉石原料的价格十分便宜,十几万美元一吨甚至几万美元一吨,但是品质就根本不用考虑了,反正拉出来都是按吨卖的,一大块石头中,只有一小部分有俄罗斯玉,你也得成块买走。那些有钱的满洲里倒爷有的是市场销路,根本不怕被俄罗斯人坑了。经常有卡车把好几吨的玉石原料从巴格达林运走。

  有生以来第一次,常立坐着改装的大坦克进山了。那种强烈震动的轰鸣声,几乎能把人的耳朵震聋了,没几个小时身体就受不了了,必须停车休息会。当地采石的俄罗斯人生活相当辛苦,就是开着这种没有任何减震系统的车常年在山里跑。由于当地河流只有三个月的不冻期,只有在这段时间才能挖玉石籽料。一个采矿人告诉他们,去年这里就有三辆车,因为希望能多挖点籽料,从没有上冻结实的冰面上去对岸的开采点,有一辆车掉进了水里,人就这么没了。

  由于有黑社会跟随,常立几人实在没有心情跟他们进山里看玉石,因为他们这次去的时间比较晚了,已经处于快封山的时候,此时进山也看不到什么好原料,因此就借口行程紧迫,在山脚下随着一拨拉玉石的坦克回了巴格达林。

  这次进山除了看到当地人在河里挖籽料,以及周围几个小矿坑,常立几人还大致摸清了当地出料的时间。由于真正的俄罗斯精品玉就是那么几个地方出,盯着的人很多,如果想要找到好玉石,下次必须踩好点来才能有收获,至于是否要进山买玉,就得回去好好合计一下了。

  见识收获颇丰

  从巴格达林出来,常立几人没有再跟着两个俄罗斯黑社会去所谓的俄罗斯玉石交易市场,而是从伊尔库斯科匆匆回了北京。虽然这一趟行程花了十几天时间,各种玉石看了不下十家,但是没有一家的玉石能够让常立三人统一意见购买。比较精品的俄罗斯玉石虽然见到了,但是由于已经过了很多次手,价格没有任何的吸引力,最终只能空手而回。

  虽然此次行程没有能够做成一笔生意,第一次出门以旅游和探路为主的目标算是达到了。对他们来说收获还是有很多的,尤其是对俄罗斯当地和中国边境的玉石市场有了很深刻的了解。由于上等俄罗斯玉石比较难碰到,因此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与人脉关系,而下次再去俄罗斯的时候,肯定会比这一次要从容很多。

  当问到常立是否会转做这行,他笑了笑说:“还是算了吧,赚点小钱可以,这个里面的水太深了,我们不能走太急。要是真弄到好东西,让那些满洲里人红了眼,那么就真的是有命赚钱,没命花钱了。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由人民币收藏网提供www.aa9b.cn,您可以按ctrl+D添加到收藏夹,方便下次查询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底部导航
第一版人民币 第二版人民币 第三版人民币 错版人民币 清朝钱币 明朝钱币 元代钱币 金代钱币
第四版人民币 第五版人民币 错币交易平台 金银币收藏 钱币商城 西夏钱币 辽代钱币 南宋钱币
五代十国钱币 秦朝先秦钱币 错币成交价格 纪念币收藏 北宋钱币 唐朝钱币 隋朝钱币 汉朝钱币

手机版|小黑屋|现代钱币收藏网 ( 冀ICP备09041150号 )

GMT+8, 2020-10-30 13: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